普通会员

深圳市奥纳科技有限公公司

贴片电容、安规电容、可调电容、钽电容、贴片电感(高频绕线电感、高频薄膜电感、...

产品分类
正文
这里晒出很多分手遗物还有一万多条扎心分手句子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2-01-11  

  “熬夜和爱你,都戒了”“喜你为疾,药石无医”“满海余光都是你,亿万星辰犹不及”“故事的最后愿你不虚此行”……这些带着心酸和苦涩的话,无不在言说着一个又一个破碎的爱情故事。最近,我市出现了一家“失恋博物馆”,展出了很多市民、网友捐赠的分手遗物,有婚纱、情书、信物等等,还有一万多条扎心的各种分手句子。

  近日,淮河晨刊记者走进这家“失恋博物馆”,想看看失恋这件事会被展览成什么样子。整个馆内被隔断隔成了多个厅,有的厅陈列展示品以及展品背后的爱情故事,有的厅则是每个角落都在宣泄着失恋的悲伤情绪。“我不爱你了再见”“人山人海,你不必记得我”“有的时候一旦错过便是一生”“曾扬言陪我走完一生的人,却在半路走丢”“有些感情除了说再见别无选择”“再见,前任”……这类扎心的句子随处可见。展厅里的每一件展示品都有捐赠者附上自己的爱情故事。展厅里还有大量的空间,可以让来这里参观的人写下自己的感言或者是想对前任说的话。留言板上密密麻麻的留言,是很多人分手后的内心真情流露,遗憾、惋惜、怨恨、思念、留恋,各种情绪、五味杂陈。

  虽然是失恋博物馆,可是记者发现,走进这里参观的,有很多是情侣、闺密。小安(化名)和小柏(化名)是我市一所高校大三的学生,两人是同班同学也是一对情侣,当天两人是手牵手、笑眯眯走进了失恋博物馆。“没失恋也能来看看啊,吸取别人的经验和教训,看看怎么能不分手。”小柏说,在网上看到很多城市都出现了这种“失恋博物馆”,特意来和女友打卡。

  当天记者还见到了王珈茹,一位刚刚二十岁出头的姑娘,她和两名闺密一起参观了“失恋博物馆”,没有受到负面情绪的影响,三人倒是玩得不亦乐乎。“这种网红文化就是吸引我们来打个卡,很多同学都在外地玩过这种博物馆,大家也不会深究故事的内容,那些失恋的心情平时通过各种渠道看得多了也不觉得多悲伤,我们就是来拍个照而已。”王珈茹说,毕竟是别人的故事,自己很难沉浸在那种失恋的心境中,只是将这里当作一个流行的娱乐场所,看看这种当下流行的文化表现形式吧,毕竟“做人嘛,开心最重要。”

  “眼里看着别人的故事,心里见到的却是曾经的自己和那时的TA。”这是参观者文若(化名)给出的参观体验。

  失恋博物馆的负责人张伟告诉记者,虽然开张时间不长,但已经有不少年轻人来这里参观,而且有的人看得很走心。“有些一个人来参观的,都是面色凝重地离开,还有人在里边触景生情,真的是哭着走出我们的大门。其实对一些正在失恋状态的朋友来说,敢走进这里也是挑战,有勇气正视自己的伤口才能更快地走出分手的阴影。”张伟说,当初成立“失恋博物馆”的目的除了商业经营,还有就是通过收藏一些故事,将这些回忆分享出去,让有爱的人更珍惜,让失爱的人获得治愈。为了收集爱情故事和信物,他们在网上发出过“征集令”,短短十几天就有几十个本地市民、网友捐赠了自己的爱情故事和爱情信物。目前,还有人陆续在向这座馆捐出自己的故事。“他们将一段往事,无偿交给我们暂时收藏和保管,然后与更多的人分享,这是一种情绪宣泄、情感表达的方式。”张伟说,捐赠故事的人大多是年轻人,当然,来这里看故事的人大多也是年轻人。

  一千个人对“失恋”会有一千种定义和看法,“失恋博物馆”的出现也引起了不同的声音,有人不吝好评,有人果断差评。除了喜欢去打卡的90后年轻人,80后的任先生则对这种展览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贴一点文字,搜集几个不知真假的故事,就敢叫自己是博物馆?”任先生认为,将失恋这件过于私密和情绪化的经历展出,相对于“博物馆”这个称呼,实在是过于肤浅。而且经过商家的层层包装,应该被珍藏的“感情”如今成为一种可以被展出的商品、营利的手段,这是他最不能接受的地方。

  今年47岁的王先生则说自己对这个“失恋博物馆”特别感兴趣。“我的初恋就修成正果,我要去把这一课补上。”王先生笑言,看到其他地区的朋友也有发到“失恋博物馆”里打卡的照片,他也十分好奇,想去看看当下的年轻人是如何恋爱、失恋的。“人的情感都是相通的,在别人的故事里感受悲喜,我觉得这和我们看电影追求的情绪体验很相似,只不过这二者的形式不同。失恋博物馆让无处安放的记忆有了归处,看到里面的东西如果还能感到扎心,那说明我们还热烈地活着。”

  市博物馆馆长季永则从专业的角度审视了“失恋博物馆”这一事物。“商家用‘博物馆’这个词可能觉得只是一个提法而已,其实‘博物馆’是要经过文化、民政等主管部门的严格审批、注册、备案的,而且严格来说是不能参与到商业行为中。”

  季永介绍,博物馆的建设也有很高的要求,比如,要有相当数量的馆藏文物、固定的场所、必要的人员和资金等,所有的展出活动还必须符合法律法规。“‘失恋博物馆’是商家自己的提法,把‘失恋’和‘博物馆’这两个现代都市人关注的热词叠加,想要起到的就是吸引眼球和流量的目的。但‘博物馆’这个词真的不是随便能使用的。”

  季永认为,博物馆是一个从事保存、研究某一个地区或领域文化、历史的机构,它具备多种功能,比如存储城市记忆。博物馆应该义不容辞地成为宣扬先进文化,展示健康、优秀文化的场所,因为社会资源是有限的作为公众的博物馆更应当在研究更有意义、更积极健康的文化方面有所作为。而所谓的“失恋博物馆”是个人情绪的表达或是个人记忆的收藏,这种“博物馆”称之为展览更合适,如果它能通过丰富的载体、多变的形式提供给公众一些心理疏导、情绪宣泄等方面的商业服务,也不错,因为文化本身就是多元、丰富的。“我们呼唤更多的私立博物馆的出现,弥补官方博物馆的不足,公立、私立博物馆可以共同做好公共文化服务,我们乐见民办博物馆的出现,但所有博物馆的成立、发展都必须规范、积极、健康。”(完)

  在蚌的省政协委员,不再参加十五届市政协的十四届市政协常委会组成人员,市政协各专委会及机关各部门负责人,市直部门负责同志,各派市委、市工商联机关部门负责人,市委统战部、台办、民委、侨办机关部门负责人,部分港澳台海外代表人士应邀列席大会。[详细]

  全省党史学习教育总结会议召开 黄晓武操龙灿倪建胜杨森许光友等在蚌埠分会场参加

  他指出,要深入学习贯彻习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认真贯彻落实中央、全省党史学习教育总结会议精神,全面总结我市党史学习教育成功经验,把学好党史、用好党史作为一项长期任务,融入日常、抓在经常,建立常态化、长效化制度机制,不断巩固拓展党史学习教育成果,进...[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