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会员

深圳市奥纳科技有限公公司

贴片电容、安规电容、可调电容、钽电容、贴片电感(高频绕线电感、高频薄膜电感、...

产品分类
正文
儋州复绿裸露土地 改善农村人居环境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2-01-11  

  在儋州市海头镇七柏榔村七坊村民小组,11亩常年不长草的裸露土地,成为村里一块难看的“疤痕”。海头镇有关部门负责人陈岸柏说:“村民曾在这里堆砂,雨水冲刷造成水土流失严重,汽车碾压导致地面板结,村民种地瓜苗都活不了。”海头镇今年8月开始治理这片裸露土地,先挖排水沟,再混播耐旱的狗牙根、宽叶雀稗草籽,覆盖可降解的绿网固土保水,每天浇水养护。9月23日,海南日报记者在现场看到,裸露土地已全部被茂密的青青草覆盖,宽叶雀稗有六七十厘米高,一片生机。陈岸柏说,以后青草不需要花钱养护,牛羊都能吃,绿化成效100%。

  为落实省委、省政府有关重要部署,儋州市委、市政府决定5月至12月开展全市裸露土地种草绿化专项行动。选择海头镇、中和镇、东成镇等3个镇的部分裸露土地试点种草绿化,采取撒播草籽、日常浇水管护方式复绿。截至目前,3个镇示范点复绿成效明显。

  裸露土地整治是全省生态建设的重要内容。儋州市委书记袁光平说:“明确责任分工,建立长效机制,掌握方法、明确路径、保持节奏,实行常态化管理,扎实做好农村裸露土地绿化工作,切实改善生态环境质量,提升城市环境品质。通过绿网覆盖、播撒草籽、种植树木等措施进行复绿,最大程度降低裸露土地对水土、空气质量的影响,确保生态环境只能更好不能变差。裸露土地整治结合实际,采用人工种植草籽和自然恢复等方式恢复植被,持续改善生态环境,维护生态平衡系统。”

  “明确什么是裸露土地,认真谋划,摸清底数,建立台账,突出重点,细化责任,推进农村裸露土地绿化工作。”儋州市乡村振兴局局长李姣说,裸露土地是指在全市所有行政村、自然村、农场(居)等农村居民集中居住区域及周边可视范围内、道路两侧等没有植被覆盖、影响农村环境和景观效果、易起尘露土的土地。

  初期,儋州市部分镇村干部不清楚裸露土地的准确定义,6月底,第一轮摸底排查裸露土地面积共177万平方米、2657.6亩;7月初,经核实,摸底排查裸露土地面积共158万平方米、2372亩。儋州市委副书记杨忠诚带有关部门负责人到各镇实地核查,督促各镇再一次精准摸底排查裸露土地面积,做好台账。7月底,儋州剔除未硬化机耕路、生产种植地块、林下地块等面积,最终核实摸底排查裸露土地面积共83万余平方米、1252.4亩,为确保今年年底前全面完成农村裸露土地绿化工作打好基础。

  在新州镇黄村一片23.6万平方米的林地,翻耕好准备套种香蕉,是村民的生产用地,今年6月还没有下苗。新州镇农业服务中心有关人员李井福说:“当时以为这也是裸露土地,就上报了。”杨忠诚带领市乡村振兴局有关负责人实地查看后,确定是生产用地,不属于裸露土地范围。9月23日,海南日报记者在现场看到一片葱郁的香蕉林,村民种下的香蕉树长到1.6米高了。

  组建儋州市农村裸露土地种草绿化专家组,为农村裸露土地绿化提供技术保障。该市农业农村局、乡村振兴局联合聘请兰洋镇农业服务中心主任、高级园艺师陈造熊,以及市农林科学院、热科院品质所草业研究中心的16名专家,负责全市农村裸露土地种草绿化的技术培训、监督检查和评估以及提供咨询等。“专家组制定农村裸露土地种草绿化方案,根据各镇气候、水文、土壤等实际情况,建议选择适宜种植、耐旱、易管理、价格低廉、种源充足的草种复绿。因地制宜,采取人工干预、自然复绿等方式,做到少花钱、多办事。建议全市多种宽叶雀稗和狗牙根,采取单播或混播草籽绿化。”陈造熊介绍。

  儋州市不允许种植入侵类型的草种,但从国外引入无害的草种种植。“宽叶雀稗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从澳大利亚引入的,分蘖力和再生力强,耐牧、耐火烧,生长茂盛,自然形成草带草埂,对阻截径流,增加雨水向地层深处渗透,防止水土流失有良好作用,耐干旱,能够自繁自育,养护成本低,每平方米仅7.35元,又是牧草,牛羊可吃。”陈造熊说,同时倡导播种本地优良草种,本地草种狗牙根具有耐踩踏性、侵占性、再生性特点,抗恶劣环境能力极强,根系发达,是极好的水土保持植物品种。

  在治理农村裸露土地的同时,儋州市坚持短期行动与长期治理相结合,加强国家政策法规普及宣传,严格农村土地用途管制,整治撂荒土地问题,从根本上防止出现裸露土地。

  坚持因地制宜、分类施策、易种易成、经济实用、养护简便原则,根据裸露土地的实际情况,采取合理的方式治理。儋州市对“征而未建、拆而未建”的地块、闲置时间超过3个月的地块进行绿化。中和镇古城牌坊路口一块5300平方米、8亩多裸露土地,原是高铁建设方租来建临时搅拌站的,搅拌站拆除后,征用这片地的建设方多年没有开发,成为村民的堆砂场,因地势较低,雨天一汪水,地面板结,地表全是砂砾。中和镇人大主席薛茂畅说:“原来计划拉土填高,但费用近20万元,改为挖地沟起垄,只花2万元,节省成本。”海南日报记者现场看到,水沟比土垄低30厘米左右,沟里有积水,垄上混播的宽叶雀稗和狗牙根,有的长到10厘米高。

  针对村庄办公场所、休闲广场、篮球场、文化室、闲置集体土地、村内道路两侧等公共区域裸露土地,以及违章建筑拆除后形成的长期闲置裸露地块,村庄周边可视范围内的裸露土地,儋州市根据土壤情况、兼顾使用功能和景观效果,清表后增植、补植青草,消除绿化死角,滋养村庄的容颜。在海头镇歌康村,海南日报记者看到村道两旁,原来5610平方米的裸露土地,铺上台湾草皮、种植三角梅、火焰木、小叶榄仁等,美化村庄。在中和镇五里村篮球场边上10亩休闲空地,今年6月在绿化树下种大叶油草,长20公分高了,像铺上柔软的绿地毯。薛茂畅说:“大叶油草是耐荫草种,能防扬尘,还能固土,不容易被别的杂草侵占,不疯长,养护成本低,是美化村庄的好草种。”

  结合美丽乡村建设和发展乡村旅游产业,特别是在城乡接合部的村庄,儋州市鼓励有条件的村庄对裸露土地进行立体绿化,花、草、树、木合理绿化,突出特色,尽量避免绿化模式趋同化,改善农村人居环境,提高城市品质。在城乡接合部的那大镇茶山村,海南日报记者看到村道两旁850平方米的裸露土地,种满假花生、蜘蛛兰、葱兰、太阳花、翠芦莉等花草,有的长到60厘米高,开满紫色的、黄色的、白色的小花,装点村庄的美丽容颜。那大镇政府有关负责人李如江说:“在城乡接合部的村庄种草,蚊子多,不美观,不实用。种花草虽然成本大,但美化村庄,使城市更美丽。”引导居民主动绿化房前屋后裸露土地,在那大镇美扶村兰优村民小组,居民符世超家房屋旁20平方米的裸露土地、卓世优家房屋旁40平方米的裸露土地,播种了金钱草籽,刚冒星星点点的绿芽。李如江说:“种植金钱草,既绿化房前屋后,金钱草长大后采摘晒干,是居民喜爱的清凉解毒中药材,实用性强。”

  整治裸露土地与巩固脱贫攻坚成果衔接,在种草、管护用工中优先雇佣脱贫户、边缘户等低收入村民,鼓励他们投工投劳、增加收入。东成镇高崖碧村路口有一片2万多平方米、31亩裸露红土,土壤板结,今年8月底,25名村民花1天半时间松土播种草籽,每人挣工钱400元。聘请2名村民浇水养护,月工资3500元,增加村民的务工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