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会员

深圳市奥纳科技有限公公司

贴片电容、安规电容、可调电容、钽电容、贴片电感(高频绕线电感、高频薄膜电感、...

产品分类
正文
忆红树往事 40年跌宕起伏争创生态立省实践范例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2-01-08  

  据史料记载,410年前的1605年,发生了震惊古今的琼北大地震,地震导致地层下陷,便形成了东寨港。

  不得而知的是,东寨港上的红树林是怎么来的。祖祖辈辈生活在红树林边上的村民说,是“下南洋”的华侨们从国外带回来的;科研人员说,可能是东寨港形成以后,红树林的种子顺着潮水从文昌清澜港漂过来,生根发芽形成的。

  直到1980年,海南省东寨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成立之后,东寨港红树林才有了系统的监测和梳理,神奇的红树林才慢慢揭开神秘的面纱。

  以保护区的成立时间为原点,往前推到1975年,往后推到2015年,短短的40年,不过是这片港湾内成长的红树林历史的十分之一,却发生了不少大事。

  1942年出生的黄宏远,今年73岁,家住演丰镇边海村委会林市村,距离红树林不到一顿饭的功夫。黄宏远在红树林边上长大,对他来说,靠山吃山这句话得说成“靠红树林就吃红树林”,红树林就是红树人家的衣食父母。

  儿时,黄宏远抓着红树林的根学会了游泳。少年时期便开始在红树林里打渔,用小篓子引诱跳跳鱼,鱼儿只能进不能出,涨潮时放篓子,退潮时收篓子,卖鱼为生。煤气普及之前,坚硬耐烧的红树是红树人家离不开的生火材料,缺柴了就去红树林里砍一些回来。

  木榄开红花,形似石榴花,可以喝蜜,黄宏远小时候抓螃蟹时渴了就采木榄花来喝蜜,甜丝丝的,是儿时最好的零嘴。

  白骨壤结白果,是红树人家的“救命果”。1959-1961年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缺粮的红树人家便将白骨壤果实采回,焯熟之后再用清水泡三天去涩味,成了当时的救命粮。红树林底下还有鱼虾蟹,所以三年自然灾害期间,红树人家似乎得到了上天特别的眷顾,免受饥饿的折磨。

  红树林沿岸的演丰镇是革命老区,当年日本人侵略海南时,中共地下党躲进密密麻麻的红树林,敌人不敢进来,掩护了我军的战斗,红军也是靠白骨壤挨过了饥饿。直到后来,林市村参过军的妚文婆一看到白骨壤结果,都会想起那段烽火往事,泪流满面。

  虽然靠红树林吃红树林,但属于有节制地利用,并没有给红树林带来灾难性的危害,真正的危害,发生在后面。

  说起红树林的变化,从小在红树林里长大的“老红树人”最有发言权,他们见证着不同时期红树林命运的跌宕起伏。

  从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随着社会的变迁,东寨港红树林经历了四次较大的影响。

  “围海造田,敢向滩涂要家园,敢向大海要粮食!”这句豪言壮语,记录了红树林40年来经历的第一次大事件。围海造田,发生在三江片区。

  如今遍布虾塘鱼塘的三江湾,当时是万亩生长了几百年的红树林。1975年冬,近万名农垦职工在三江湾进行了一场规模宏大的围海造田工程,近万亩红树林被夷为平地,以建设垦区粮食副食品基地。1976年冬,海南农垦局又组织7000多名职工对已围垦出来的1.1万亩红树林滩涂地进行造田大会战,造出新田洋8300亩。然而,因为土壤盐碱性大,叫海滩变良田的初衷没有实现。后来改种七八千亩椰子,号称“万亩椰林”。如今,又成为“万亩海水养殖塘”。

  随着三江农场于2014年3月31日移交地方管理,海口市将按规划把万亩海水养殖塘打造成万亩红树林湿地公园,40年前三江红树林的盛况,有望重现。

  目前三江片区的红树林主要集中在三江大坝通往大海的演州河两岸,原生树种主要有桐花、海莲、秋茄等。近年来,引种了速生树种海桑,在河岸渐成规模。但由于海桑对本地树种造成一定威胁,目前也计划逐渐减少海桑。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当时的琼山市政府鼓励发展海水养殖。尽管当时已经成立了保护区,但由于当时从国家到地方层面都没有专门保护的红树林的法律法规,而红树林所生长的滩涂又十分肥沃,适合养殖,因此,毁林挖塘养殖的现象就屡屡发生。

  “村民们要发展生产,常常都是直接砍掉红树林之后挖塘养鱼的。”1992年进入保护区管理局工作的张世卫,进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巡护红树林,阻止毁林挖塘。

  由于缺少专门的法律法规,有些红树林与村民的家甚至是连在一起的,而村民世代都是以红树林为生,当时保护区边界又比较模糊,究竟哪里能挖哪里不能挖,没人拿得准。

  为了最大程度保护红树林,张世卫在巡护的时候就以红树林为边界,红树林一棵都不许碰,看到有人挖一棵红树林,张世卫都一定要制止。

  北京林业大学教授何平曾做过一项研究,1988年1996年,东寨港1.21%的红树林湿地被转化为养殖水面。

  海水养殖对红树林的影响,不仅仅是毁林这么简单。有些虾塘鱼塘是建在岸上的,但是,清塘时杀菌灭螺要使用农药,含有农药的废水就直接排向大海,对海水、滩涂、红树林生态系统都造成了破坏。

  “海水变混了,滩涂上的螺都毒死了,海里的鱼也少了很多。”说起90年代海水养殖带给红树林的影响,苍头村65岁的老渔民周正盛一脸惋惜。

  大规模养殖给红树林造成了严重危害。1997年8月,原琼山县政府开展了一场专项整治活动,提出“谁挖塘、谁填塘,谁毁树、谁种树”。截至1998年10月底,共填塘118口,面积约700亩。

  第三次大事件,与红树林里的一道美食咸水鸭有关。

  咸水鸭是演丰镇的一道名菜,是指放养在红树林里,吃小鱼、小虾、海螺、小螃蟹长大的鸭,味道鲜美,广受欢迎。原先只是村民养来自家吃的,随着游客的增多,当地美味一传十、十传百,越来越多人慕名而来品尝和购买。

  2003年,当时开饭店的长宁头村民小组组长黄亚光看到了商机,与几个合伙人一起推出咸水鸭品牌。咸水鸭饭店都开到了海口市区,看到市场需求大,越来越多村民转产养殖咸水鸭,甚至也得到了政府的支持。

  2006年底,海口市质监局和美兰区政府推动咸水鸭标准化生产。市质监局打报告给省质监局,申请将海口“演丰(红树林)咸水鸭”养殖项目列为省级农业标准化示范区项目,项目执行时间为3年,2009年底完成示范任务,届时年出栏要达50万只,龙头示范企业年出栏10万只。次日就得到了批复。在政府部门“有形之手”推动下,演丰镇掀起养鸭高潮。

  此时,已经有人观察到3个红树林群落死亡,并认为是咸水鸭养殖导致的。这个人是时任东寨港保护区管理局局长的郭建。从2007年起,他开始呼吁禁止在红树林养鸭,但并未引起重视。

  直到2009年9月,郭建挂职美兰区副区长,这一职位为他协调管理局与地方政府关系起了重要作用,博弈才出现转机。

  2010年4月l日,海口市政府发出通告;4月26日,美兰区政府发出通告;6月10日,东寨港保护区管理局发出通告三道禁令,禁止在东寨港保护区养鸭,养鸭场必须搬迁。但养鸭大户以没有专家拿出咸水鸭养殖破坏红树林生长的权威信息为由,拒绝搬迁。

  2011年4月,主攻红树林生态环境研究的厦门大学王文卿副教授和王瑁副教授,带着学生到东寨港保护区进行了1个月的调查,得出科学结论:鸭群反复踩踏使红树林幼苗和成年树的死亡率增大,呼吸根毁坏殆尽,严重破坏底栖动物的生存环境,物种、密度和生物量降低。

  “团水虱是主要祸害。”海南大学黄勃教授2010年专心研究团水虱。他说,团水虱是一种钻孔生物,咸水鸭把螃蟹、跳跳鱼、海螺等团水虱的天敌都吃光了,团水虱大量繁殖,钻空红树的树根、树茎,导致红树枯死。

  有了专家的权威研究做坚强后盾,2012年5月29日,管理局以原告身份起诉当时的养鸭大户李江,请求判李江停止在保护区内养鸭,拆除非法养殖生产设施。并追加提出要李江赔偿60万元,其中清理排污口垃圾费用2万元,滩面恢复费用8万元,水体土壤治理费用50万元。

  8月3日,面临恢复生态环境原状巨额赔偿的追加诉讼请求,养鸭大户接受调解,并在规定的时限搬走鸭场。

  至此,一场由咸水鸭引发的长达6年的经济开发与生态保护大博弈,以“好合好散”的结局偃旗息鼓。而该案也成为海南首例环境公益诉讼案,以原告胜利告终。管理局、司法部门为了保住海南的绿水青山,保住子孙的“金饭碗”,与红树林的破坏者所进行的长期博弈,结果令人欣慰。

  而几乎与咸水鸭养殖同时影响红树林的,还有另一事件罗牛山养猪场非法排污。

  2006年起,海南罗牛山农场6个养猪场在未申请环保验收的情况下,违规生产长达7年之久,长期将未经处理的污水直接排入周边河流、海域、沟渠和农田,严重污染了东寨港一带的生态环境,周边1400亩稻田无法耕种。

  “乌黑发臭的废水直接排进河流最后流进大海,整个东寨港水域都是乌黑发臭的!”回想起这件事,村民们还是义愤填膺。

  当时,中华环保联合会的工作人员曾对其中的罗牛山种猪育种有限公司的排污口污水进行取样送检,检测结果显示,排放污染物中氨氮超标3.1倍,生化需氧量超标6倍,化学需氧量超标2.8倍,总磷超标4.53倍。

  氮含量增加使得浮游生物增加,浮游生物增加团水虱的食物就增加了,就很容易爆发团水虱,大量的团水虱会蛀空红树植物,红树林就会遭到灭顶之灾。

  就这样,罗牛山养猪场排污与咸水鸭养殖的同时戕害,加剧了破坏,让红树林的生态环境雪上加霜。

  2013年2月,当地村民与罗牛山猪场工作人员因污染问题打架斗殴,让罗牛山养猪场的污染问题进入大众视野。

  同年7月,省国土环境资源厅成立了专项工作领导小组对污染问题进行了核实。9月,联合省纪委、监察厅等部门对罗牛山公司负责人进行约谈,明确了整改要求和时限。同时,加强与银监会、证监会等金融主管部门以及财政部门的联动,建议对严重违法违规企业停止贷款、上市融资和取消发放相关补助资金。

  当时,省国土环境资源厅有关负责人如是表示,畜禽养殖行业是“菜篮子”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海南省唯一的养猪上市公司的罗牛山公司被列为治污重点对象,这显示出海南的生态文明建设在动线年:整治保护区及周边环境 水质从Ⅳ类变Ⅲ类

  2013年8月,海口市政府启动东寨港红树林保护区及周边环境综合整治工作。全面开展畜禽养殖、水产养殖、餐饮等各类污染源调查,摸清底数。在此基础上,关停了6家养猪场,异地搬迁3家养猪场;拆除8家餐饮店;取缔并清理整顿20家非法采石场;拆除保护区周边违章建筑22宗,2万多立方米;建设镇污水处理厂及管网配套,消除片区生活污水的污染。

  2013年12月,海口市政府投入5500万元,对保护区内2400多亩的养殖塘实施退塘还林。该工程是迄今为止我国最大规模的退塘还林工程。经过180天艰苦奋战,退塘还林工作小组共与退塘农户签订共与退塘农户签订退塘协议书317份,发放退塘补偿总金额4546.325万元,完成填塘总面积2355亩。

  海口市人大常委会于2014年3月28日通过了《关于加强东寨港红树林湿地保护管理的决定》,划定了最严格的红线万亩红树林湿地的目标,从而在立法上为红树林湿地撑起了“保护伞”;将三江农场交给海口市管理,9000多亩滩涂湿地全部退塘还林,打造万亩红树林湿地公园;统筹协调东寨港保护区周边居民的转产、就业和安置,建立综合生态补偿机制。